陇县新闻频道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弑父、杀兄:古代皇帝多逆反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02 04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看古代皇帝们的反叛,也挺有意思的。

纪录片《风云战国》第二集名为《赵国篇:烈乱之国》,讲的是战国七雄中赵国的故事。

其序片的剧情发生在赵国的沙丘宫,公子成奉赵惠文王命平叛,在赵主父雍面前杀了公子章。

关系有点乱,简单捋一下:赵主父雍就是赵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赵武灵王赵雍,赵惠文王是赵雍的小儿子赵何,被杀死的公子章是赵雍的长子、赵何同父异母的哥哥。

《藏书》中简单记叙了这段历史,摘录如下。

“(赵武灵王)二十七年,大朝于东宫。传国,立王子何以为王。……是为惠文王。惠文王之母有宠,故武灵王废长子章而立之,而自号为主父。”

“赵惠文王三年,主父封长子章为代安阳君,又使田不礼相章……而主父遂饿死。”

在这个故事的最后,曾经主持了胡服骑射、英雄一世的赵武灵王被饿死在沙丘宫。

这在东周历史上不是第一例,赫赫有名的“春秋五霸”之首齐桓公小白,最终也同样是被饿死的。

“中国皇帝如无特殊情况,一般都要经历从身为皇子时的‘习得性无助’向成为皇帝后的‘全能自恋’转变。”而这种转变中,就包括“弑父”这一方式。

最近读到日本心理学家河合隼雄的《民间故事启示录:解读现代人的心理课题》,书中有这样一个观点:对男性而言,父亲是远比自己强大、恐怖的人物,只有超越父亲,才能确立自我。

而对于皇位继承人来说,“父皇”这样的存在,远比单是父亲的存在要强大、恐怖百倍。

就拿《赵国篇》中赵章被废时的感受来说,那时赵雍的强大和恐怖,让他感觉自己被毁灭。

因此,所有的皇位继承人在登基之后都要完成“弑父礼”,不是说一定要从物理上杀死父亲,而是要完成心理上的“弑父”。

所谓的“无能皇帝”,是指那些无法“超越父亲”“确立自我”的皇位继承人,他们大多被束缚在“父亲”的阴影下无法长大。

如果进一步分析,对于皇帝来说,这个束缚自己的“父亲”,不仅仅是指真实意义上的父亲,而是所有对自己掌控权力造成掣肘的力量。

我们可以看到,这其中包括来自宗法制度的道德伦理、来自列祖列宗的家规家法、来自贵族重臣的强权干政等等。

有时,我们会对有些皇帝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,比如秦惠文王之诛商鞅。

从诛杀商鞅之后,秦惠文王的施政来看,他实在是一位明主,而且并不反对商鞅的变法,怎么可能仅仅因为商鞅在早先时触犯过他而要诛杀呢?

但如果从完成“弑父礼”的角度来看,就完全能明白秦惠文王的心理动机了。

他是要借着诛杀商鞅来完成了自己对“父亲”的“超越”,从而“确立自我”。

当然,这仅仅只是为我们提供了观察历史的一个角度,从个体心理学角度来分析一些皇帝看上去比较荒唐不羁、无法理解的言行。

拿我个人比较熟悉的明代皇帝来说,明成祖朱棣的迁都北京,恢复朱元璋时代就已经废止的锦衣卫,设立朱元璋明确反对的太监干政的东厂等举措,事实上就是通过心理“弑父”来完成超越和自立。

毕竟明太祖朱元璋的生命能量实在太过强大,如果完不成心理“弑父”,朱棣就要长期处在朱元璋的能量威压之下。

又如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的超级折腾,完全就是和他父亲的言行反着来,同样是在挣扎着从心理上企图完成“弑父礼”,可惜至死都没能达成。

再来看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?执拗的“大礼议”,按理说朱厚?从成为后备皇帝那一刻,就已经超越了他那仅仅只是“兴献王”的亲生父亲了。

但没想到首辅杨廷和等人,企图给他加上另一个父亲的“枷锁”,原本已经完成“弑父礼”的嘉靖皇帝,只能重新再来一次“弑父”。

最后,我们看一下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,这位十岁登基的皇帝,他的“弑父”对象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而是自己的首辅“张先生”张居正。

很多人对万历皇帝清算张居正,表示不太理解,即便张居正在世时功高震主,但去世后的张居正以及他的家人,并不具备继续左右朝局的力量,完全没有必要进行鞭尸、抄家,几至灭族的程度。

但当我们回溯张居正在年幼的万历皇帝心中造成的阴影后,我们就能明白恐惧有多大,对恐惧的抗争就有多强。

可惜的是,历史上的大多数皇帝们,要么如刘禅面对孔明先生般至死都完不成“弑父”。要么如万历皇帝面对“张先生”般在形式上完成了“弑父”,却无法在实质上完成“超越”。


Power by DedeCms